在线布拉提
级别: 昆山过客
发帖
04
昆币
7573 枚
配偶
单身
在线
0小时
只看楼主 使用道具 电梯直达
楼主  发表于: 2小时前

据人民文学山版社《巴金全集》的编者统计:《家》从1933年5月上海开明书店印行初版本至1951年4月的 18年问,共印行了32版(次),这里还不包括各地的翻版盗版的数量。1953年6月,巴金对《家》修改后由人民文学 出版社重新排版印行,截至1985年11月,22年问又印了20版?穴次?雪,这里没有刨除“文革”中灾难的十年,也 不包括1986年以后印的版次和香港及国外发行的版次,《家》诞生70多年共印了多少,有多少人读过,根本无法统计, 但从前面所罗列的印行版次上,已可想而知了。这部作品所具有的持久的时代意义和它在一代代青年人中产生的影响,以及在 作品之外的启迪作用是无法用数字来估量的。

司马长风在他的《中国现代文学史》中给了《家》一个最恰当的评价,说它是“新文学史上拥有最多读者的一部小说 。”

《家》的初版本

《家》的单行本最早是由上海开明书店在1933年5月初版。此前曾以《激流》的名字在上海的《时报》上连载, 连载时间是1931年4月18日到1932年5月22日。

一年以后,开明书店第一个为巴金的《激流》出了单行本,这就是现在的初版本《家》。初版本《家》至今已经鲜为 人见了。在解放前出版的《家》的各个版次里,它印刷装帧可谓都是比较精美的。初版本的封面设计得既简朴又醒日,封面的 底色为白色,上面用褐色线条勾勒“激流”两个美术字,又在两字之上叠加—黑色的“家”字和“巴金著”的字样,格外醒目 。书脊标有“开明书店出版”,大方的封面设计寓意明了,读者一看便知,这本《家》就是不久前在《时报》上连载的《激流 》。

《家》的初版本问世后,很受欢迎。5月份出版,当年的11月就再版了。此书发行者为杜海生,美成印刷公司印刷 ,书价为大洋一元七角。在上海开明书店及广州、南京、北平、汉口、长沙等地的开明书店分店都有销售。

初版本《家》与在《时报》连载时稍有修改,巴金在看单行本校样的时候增补了高老太爷死后分家的几段内容。《家 》的原稿在《时报》上登载后丢失了,因此,这三页增补的原稿便成了《家》仅存的原稿。1987年10月,在北京举办的 《巴金文学创作生涯六十周年展览》上,这三页《家》的原稿同《春》和《秋》的原稿一道与广大读者观众见了面。这些珍贵 的手稿是巴金在上世纪60年代捐赠给北京图书馆的。

1937年,开明书店要排印《家》的新5号字本,巴金对作品做了较大的修改,删去了书中的40个章节小标题, 从此往后,《家》的章节只以数字为序,再也没有文字了。

1984年,上海文艺出版社编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二套新文学大系。这套现当代文坛上的鸿篇巨制由著名现代文 学专家学者丁景唐主持,由著名编辑大家赵家璧担任顾问。这套大系收入了1927年到1937年现代文学第二个十年中的 重要作品。其中第九集中有巴金的《家》,这是根据开明书店的初版本,除了封面和版权页没有,竖排改为横排,繁体字改为 简体字,一切都依照初版本排订的,再现了初版本《家》的原貌。

初版本《家》今天已很难见到,如果书上再有些许作家的手迹,则更为鲜见了。中国现代文学馆的巴金文库中就有一 本,这本珍贵的《家》是开明书店1933年11月的再版本,由巴金亲笔签名赠给文学馆的。

特制本与合订本

1937年底,上海开明书店根据巴金手边保存的惟—一份清样改定稿重排了《家》,第二年1月,修订—版正式印 行。1938年3月,“激流三部曲”的第二部《春》问世。开明书店特地为巴金装订了前两部的特制本送给他。其中《家》 的外壳封面用的是浅褐色的绸缎面,刺绣以深褐色的五角枫叶装点,封面无字,只是书脊有一烫金“家”字。《春》的外壳封 面选用浅绿色绸缎面,配以茶绿色五角枫叶图案装点,同样封面无字,书脊烫金“春”字,典雅醒目。1940年,巴金的《 秋》出版了,开明书店又为《秋》做特制本,这次的硬壳封面用的是中国传统的龙风呈样图案,对照书中高家的没落结局,这 倒是耐人寻味。开明书店为巴金的“激流三部曲”做的三本特制本,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其珍贵价值可想而知,如今这三部 特制本也保存在中国现代文学馆。

另外,巴金的《春》初版后,开明书店还为作者做过一册《家》与《春》的合订本,封面是硬壳绿丝绒的,书脊的中 间印有烫金的“激流第一集家与春巴金著”一行字,书的环衬为墨绿色,无版权页。所收入的《家》为1937年2月出版的 修订本,除了“激流总序”、“呈现给一个人代序”、“五版题记”外,还附了“十版改订本代序——给我的一个表哥”。合 订本《家》与《春》之间隔有一页草绿色纸,宛如一片茵茵绿草充满生机。

修改了一生的版本

巴金可能是现代文坛上对自己已经发表的作品修改得最多最勤的作家了。

《家》,是巴金在27岁时写成的一部小说,他十分珍视这部小说,修改几乎伴随着他的大半生。他在1957年6 月写的《与读者谈家》的后记中说:“我最近重读了《家》,我仍然很激动。我自己喜欢这本小说,因为它至少告诉我一件事 情,青春是美丽的东西。我始终记住,青春是美丽的东西。而且它一直是我的鼓舞的源泉。”

小说第40回,觉慧离家出走时,许多人去送行,惟有剑云没去,第一版觉慧对觉民这样说:“我知道他患了很重的 肺病,恐怕活不到多久了。”到1937年2月十版修订本中,作家做了这样的改动:“他得了肺病,倒应该好好地养一两年 才行。”到了1953年3月小说沐浴着新中国的阳光再次与广大读者见面时,作家将这句话又改成:“他身体不好,应该好 好地将息。”从剑云病情的改动,我们不难看出,作家不希望他小说中的青年“死亡”,希望他们的美丽的青春总有一天会发 出灿烂的光芒。这些改动流露出作家善良的心地以及对青年一代殷切的希望。

1982年7月,四川人民出版社开始出版十卷本的《巴金文集》,第一卷中收入的就是他的《家》,巴金一如既往 地对小说进行了修改,不过,这次改动得最少,他说可能这是最后—次了。1984年12月,巴金在为香港天地图书公司发 行的“激流三部曲”所写的序时说自己今天已决定不再改动《家》了,但原因不是不想改动了,他说:“我不是在写‘样板小 说”’。

《家》问世半个多世纪,作者数度修改,花费了很多的心血,目的只有一个:希望在自己的作品中少出毛病,希望让 读者靠这些文字更准确地理解他的思想感情。巴金希望读者们看他自己修改过的新版本。读巴金的《家》真是一种不尽的享受 ,几个版本对照着读,更能从中体会作家创作时的心态和创作时的甘苦,文学大师对其作品字句的斟酌,使我们可以看到作家 的智慧和思想火花的闪烁。

(主要参考资料来源:《一个小老头,名字叫巴金》刘屏著)

“创作需要创造性,特别需要说别人没有说过的话,如果别人已经说得很多了,就用不着我们再来说。一部成功的作 品,总是说别人没有说过的话,而且又说得好。”

——巴金语录之谈创作 (虎子)

相关专题: 

关注澳门金沙真人在线赌场—昆山论坛微信公众号bbskshot,轻松在线查违章、查公交、查学区、查天气
 
帅哥在线oushidong
发帖
1035
昆币
357 枚
配偶
单身
在线
1953小时
沙发  发表于: 55分钟前
车辆状态都注销了,那这车怎么还在他手里???不是应该报废啊???澳门金沙真人在线赌场
关注昆山论坛微信公众号bbskshot,轻松在线查违章、查公交、查学区、查天气
 
快速回复
限76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